?
色妹妹,www.日夜擼,宜春院美國,馬色堂影院,處夜網綜合,倫理電影,快播電影
?
?
網站首頁 > 淫色校園 > 理事長和少年限

理事長和少年限

上一篇:班花的墮落 下一篇:騷狐貍與大野狼
.
1.理事長和少年(限)


風華學院,理事長辦公室內,


「啊……,夠了,不要……」一陣陣女人嬌喘的嚶嚀聲斷斷續續的傳了出來。


寬大的辦公桌上,一個赤裸半身的美麗女子雙手環抱著少年的頸部,裙子被撩的高高的露出豐盈又有彈性的大
腿,跨間被少年的右手占據,還死命的上下搓著揉著。


看那少年努力的模樣,好像不把女子的私處弄壞就不甘心似的,手一直不停快速的動著,真像足了強力馬達。
女人全身酸軟的靠在桌上哀嚎聲不斷的吐出。


「怎麼樣,我和你未婚夫比起來,誰更厲害?」那少年更是拼命的在那女人的跨下蹂躪著,邊揉還邊咬牙切齒
的說:「小淫婦,揉死你。」女人實在受不了永無止境的無情摧殘而兩腿大張著,那波濤洶涌般的快感一直蜂擁而
出,她受盡折磨的只能全盤承受,用那唉嚎聲來表達受不了的訊息。


「啊…啊…沒,他還沒有碰過我,真的……」


少年冷笑著看著身下在欲望中掙扎的女子,諷刺道:「送上門來的肉不吃,難不成你未婚夫有什麼隱疾?」少
年的手仍然快速的抽動著,女人的跨下傳來一陣陣的〝噗哧〃〝噗哧〃聲。


「啊…別插了別再插了,我快快受不了了,啊…啊…。」「不說話了?怎麼不說了?看你這副淫蕩的樣子,我
真想操死你……」「啊啊啊…別挖,別挖了,別再挖了,我…啊我受不了,真的受不了了,快停啦停啦啊…」女人
死命的抓著少年的脖子,上衣的鈕扣全開,胸罩也不知去向,兩粒尖挺的玉乳隨著男的揉動而左右搖晃著,雙腿隨
著男的撫弄越張越大的往下蹲了下去,幾乎要從桌上滑下。


不久後,女人全身顫抖的躺在桌上,抖了幾下後就虛脫的手腳大張著,男的開始脫起了褲子現出寶貝,然後兩
手往女人的大腿一拉,女人的大腿就被大大的分開,那濕淋淋的私處和叢林密布的兩個小丘流著白濁的水,一會兒
大,一會兒小的涌出,清晰可見。


「嘿嘿,滿意嗎?還沒給你就泄了,真是下賤。」少年的手往自己的下體伸了過去,扶著巨擘往女人的陰戶挺
進,嘴里還不停的羞辱身下的女子。


「我從頭到尾就只有你一個人,都說了少寒只是我名義上的未婚夫。」少年臀部猛然的往前一挺,那美女「啊!」
的一聲,全身繃緊的抓著少年的雙手,似乎突然的侵入讓她感受太強烈,臀部往後退卻一些。


「哼,你當我還是三年前被你騙的那個毛頭小子嗎?少寒,叫的那麼親熱,還說沒有奸情。」少年的臀部往後
一拉,退出了蜜洞,女人的臀部不依的趕緊跟上,無奈挺起的高度有限,甬道內突然間空無一物,難過的雙腿一縮
合了起來。


「唉酸死了,你,你想要怎樣啦?」她兩腿互相的摩擦著,似乎那花瓣正癢的不得了,想藉由大腿的扭動來摩
擦下體,可想而知現在她的陰唇一定是整個扭在一起攪成一團了。


少年像是故意折磨她似的,徑直離開桌子,翹著二郎腿,坐在一旁的靠背椅上,悠閑的欣賞起眼前的女子的窘
境,話說夏欣顏的身材真是一級棒,該大的大,該瘦的瘦,雪白的身軀,豐滿的胸部,纖細的腰圍,細長的大腿,
臉蛋上那付大大的眼鏡一脫,整個臉如脫胎換骨般亮麗絕艷,美艷萬分。尤其是那剛受無情摧殘的花朵,粉紅嬌艷
的兩片花瓣灑上萬點露珠,中間的那一條細縫更是令人向往,非常非常的想插進去嘗嘗被嫩肉包圍的感覺。


敞開衣裳裸露而出的乳房,傲然的挺立著,那兩粒小櫻桃真是鮮嫩多汁,高高的挺立在白皙雙峰上,無不誘惑
著少年。


嚴顥像是想起了什麼,突然站了起來,大手重新覆上了夏欣顏的胸部和下體,女人又開始受不了的往桌上躺去,
少年報復似的一直猛烈撞擊著女人的跨下,女人的兩腿緊緊纏繞著少年的腰際,承受著巨大的撞擊,每撞一次,那
女人總發出愉悅的嬌哼聲。


這時,門外突然想起了敲門聲,女人推了推伏在身上的少年,求饒道:「有人來了,等會好不好?」誰知少年
像是故意和她過不去一樣,更加用力的攻擊著她的敏感處,「門沒鎖,進來吧。」女人驚恐的掙扎著要起身,她是
這個學院的理事長,如果讓外人看到現在這個情景,自己肯定會名譽掃地。可惜的是,外面的人已經進來了,而她
卻還沈浸在嚴顥制造的一股股欲望中無法自拔。淚水,止不住的滑落。


「理事長,您下午開會的時間到了。」來人面無表情,好像習慣了眼前的場景。


夏欣顏看到進來的是自己的秘書,頓時松了一口氣,但是很快一種羞恥的感覺彌漫全身。雖然不是第一次當著
自己秘書的面和嚴顥歡愛,但這對於她來說還是難以接受。


「哭什麼?」嚴顥看著落淚的女人,突然有些煩躁,夾雜著隱隱的心疼,但很快又壓制下來,大手覆在兩人的
交合處,邪惡的說道:「對著凸起的陰核,狠狠的按了下去,你只要下面這張嘴流水就可以了。」夏欣顏知道嚴顥
喜歡當著外人的面羞辱自己,但她卻無法反擊,被調教的敏感的身子,很容易就陷入情欲之中,她知道如果自己反
抗,嚴顥會用更殘酷的手段來折磨自己,思緒也不禁回到兩人再次相遇的時候。


2.再遇(限)


半年前,


夏欣顏喝了口咖啡,看著眼前這個聘用的男秘書,突然感覺有些眼熟,卻怎麼也想不起在哪里見過。她仔細打
量著眼前的男子,或者稱之為少年更合適,英俊的面容,緊迫的氣息,讓她沒來由的有些心慌。還好,鼻梁上的那
副眼鏡使整個人多了份書卷氣。


她暗自好笑,責怪自己的多心,一個新來的小秘書怎麼把自己搞的緊張兮兮,可能是最近太累了吧。她揉了揉
眼角,轉身回到辦公桌前,「這里沒你什麼事了,你先走吧。」男子看著眼前毫不防備的人兒,嘴角微微一挑,轉
身向門方向走去。


「幫我把門帶上。」夏欣顏頭也不抬的吩咐道。


過了一會,只聽見「哢嚓」一聲,門被反鎖了,而嚴顥竟然又去而復返。


「還有什麼事嗎?」夏欣顏皺了皺眉頭,對這個新秘書有些不滿。


「老師真是健忘啊,不記得我了嗎?真是讓人傷心……」男子慢慢的取下眼鏡,走到夏欣顏身後,俯下身子,
將夏欣顏固定在雙臂之內,在她的耳邊喃喃低語道:「我可是還記得老師,特別是您美麗的身體。」「嚴顥?」夏
欣顏吃驚的捂著嘴,臉上忽然浮現出一股莫名的悲傷,增添一種凄楚的美感,看到夏欣顏的這種樣子,嚴顥又止不
住的砰然心動,坐到夏欣顏的身邊摟住夏欣顏的纖纖蠻腰,激動地伸手扳過夏欣顏嬌嫩的臉,貪婪地吸吮夏欣顏的
櫻唇。


夏欣顏掙扎著,哀求道:「嚴顥,你別這樣。我們坐下來好好談談好不好。」嚴顥冷笑道:「我們之間還有什
麼好談的,玩弄我的感情,拿了我家的錢就直接一走了之,老師不做商人實在是太虧了。我只是拿回我應得得。」
「不是的,嚴顥,你聽我解釋。」夏欣顏知道當初自己的離開對嚴顥傷害很大,但是自己并沒有玩弄他的感情啊,
她是真的喜歡他,才會和他在一起的。


可惜嚴顥此時什麼也聽不進去,他一把堵住夏欣顏的小嘴。手慢慢摸到夏欣顏的胸部,不停地隔著衣服撫摸揉
捏著夏欣顏尖挺的椒乳,夏欣顏不停地用雙手抵抗著,但畢竟女人的力量有限,再加上嚴顥高超的吻技,不由得額
頭冒出汗來,接著沒多久的時間夏欣顏便已經香汗淋漓。


嚴顥慢慢解開夏欣顏上衣的鈕扣,夏欣顏大吃一驚,用盡全身力氣推開了嚴顥,驚說:


「啊……不要這樣……聽我解釋,聽我解釋好不好,不要……,這里是辦公室。」嚴顥冷笑著站起來,突然將
夏欣顏拉了起來,將她扛在肩上,走進一旁的專屬休息室。夏欣顏拼命掙扎,大聲喊叫:「不要啊……嚴顥你放開
我啊……不可以這樣……我求求你,別這樣……啊……放我下來……」嚴顥將夏欣顏放在休息室里的一張躺椅上,
取出手銬將夏欣顏雙手銬上,并將雙手高舉過頭,綁在躺椅後面,扯開夏欣顏的上衣,拉掉胸罩,整個完美雪白的
椒乳,彈現在眼前。隨後,他把早已準備好的攝像機架在一旁,對準夏欣顏。


夏欣顏拼命的哭喊著:「不要啊……嚴顥,放開我……」嚴顥接著把夏欣顏的裙子掀起來,將內褲扯下來,拿
出兩條繩索,將夏欣顏的雙腿一左一右綁在躺椅的把手上,整個人強壓在夏欣顏的嬌軀之上,左手扯住夏欣顏烏黑
亮麗的秀發,伸出嘴瘋狂地親吻舔舐夏欣顏那嬌艷欲滴,白里透紅的香腮,右手不停地搓揉夏欣顏的椒乳。


夏欣顏拼命掙扎,不斷地哭喊著:「不要啊……嚴顥……求求你……啊……不要啊……」嚴顥笑道:「老師,
都怪你不好,誰叫你生的這麼美艷動人,當初我可是忍得很辛苦,不過現在沒必要了。」說完便卷起舌尖挑逗著夏
欣顏敏感的粉紅色凸起。


夏欣顏手腳都被緊緊綁住,只能苦苦哀求著:「啊……對不起……啊……原諒……老師,求求你……不要啊…
…啊……」求饒的聲音中已慢慢地增加嬌喘的呼吸聲。


嚴顥慢慢地從胸前的渾圓舔到夏欣顏的鎖骨,一陣酥麻直沖夏欣顏的大腦,夏欣顏終於忍不住淫叫起來:「啊
……嗯……啊……」下體早已泛濫成災,臉上也已一片紅暈。


嚴顥見夏欣顏已經不再做激烈的反抗,猜想是藥效起了作用,便站了起來,把自己身上的衣褲脫下來,蹲在夏
欣顏的私密前面,細細欣賞著:「哇……好美麗的小穴,原來老師早就濕淋淋了。以前沒有好好欣賞,現在我要全
部補回來。」「啊……不要……不要看,羞死人了。」夏欣顏羞紅著臉,懇求嚴顥。


嚴顥將嘴巴直接湊過去,吸吮著夏欣顏嫩穴中所流出來的泉水,并不時用舌尖撥弄著已經泛紅充血的花核,夏
欣顏只能不斷地嬌喘呻吟著:「啊……不……不要……啊……啊……」嚴顥慢慢地將中指插進夏欣顏的花穴中,慢
慢地旋轉抽插著。夏欣顏扭動著嬌軀,叫著:「啊……嚴顥……,啊……嚴顥……」嚴顥加上食指一起抽插,并用
大麼指不時地刺激陰蒂,而另一只手撫摸著夏欣顏的椒乳,大麼指與食指捏揉著粉紅色鮮嫩的乳頭。


夏欣顏的嬌軀更加瘋狂的顫抖著,艷紅的櫻唇發出動人心魄的嘶喊與嬌吟:「啊……嚴顥……啊……我……我
不行了……啊……啊……要到了……啊……」嚴顥淫笑著:「嘿!嘿!嘿!老師,你還是那麼敏感啊,真是天生的
蕩婦,居然被自己的學生用手指頭搞到高潮,你還知道羞恥嗎?」此時的夏欣顏腦海中已經完全混亂了:「啊……
不要說了……啊……啊……是……是你把我……變成……這樣的。啊……啊……真的不行了,啊……啊……好舒服
……啊……我……我到了……啊……」一陣高潮直擊夏欣顏的腦神經中樞,使得夏欣顏陷入半昏迷狀況,嬌柔無力
的躺著,只聽見滿足的聲音:「嗯……嗯……嗯……」嚴顥忍不住爬上了夏欣顏的嬌軀,將巨大的兇器抵住夏欣顏
的嫩穴口,猛然用力一插,整只玉莖插入了自己夢想已久的美穴之中,只聽到夏欣顏一聲慘叫:「啊……不要啊…
…」夏欣顏頓時大哭失聲:「啊……好痛啊……」感覺好像被撕裂的痛苦使得夏欣顏全身幾乎僵硬,一動也不敢動,
只見夏欣顏張開小嘴,不停地呼氣喘息著,一雙美目卻流露出驚惶痛苦的眼神。雖然不是第一次,但是由於當初嚴
顥疼惜夏欣顏,幫沒有完全解放自己,而這次,他是來報復的,自然無所顧忌。


嚴顥輕輕動了一下,夏欣顏驚恐的哭求:「嚴顥……啊……別動……啊……求求你……啊……不要動……不然
……我會……啊……痛死……嗚……嗚……」嚴顥見夏欣顏表情如此痛苦,心中又忍不住愛憐起來,不停親吻著夏
欣顏羞紅的粉頰,舔吸掉夏欣顏的每一滴淚水,接著從粉頸到香肩,嚴顥仔細地舔吻著夏欣顏身上的每一寸嬌嫩的
肌膚,直到夏欣顏的嫩穴逐漸習慣了自己的巨大,才又緩緩地在夏欣顏的嫩穴里抽插起來。


漸漸地夏欣顏嬌喘聲又在耳邊響起:「啊……嚴顥……啊……啊……你……你的……太大了……啊……啊……
小……小穴……啊……被……啊……被你……塞……塞得……滿滿的……啊……」嚴顥溫柔的問道:「老師,舒服
嗎?」


夏欣顏大口喘息著:「啊……嗯……好……好舒服啊……啊……啊……」夏欣顏在此時又再一次達到高潮,至
極的肉欲滿足,令夏欣顏嬌柔的身體再也支持不住而昏暈了過去。


此時的嚴顥看著已經昏厥的夏欣顏,反而增加本身的獸欲,加快抽插的速度,沒多久夏欣顏便在嚴顥不停地抽
插之下,痛苦地醒了過來。


夏欣顏強忍痛苦哀求著:「啊……啊……痛……好痛……啊……求求你,讓……讓我休息一下。」嚴顥絲毫不
理會夏欣顏的哀求,增加抽插的速度,并問道:「老師哪有這麼不經操,我不在的這幾年,老師身邊應該有不少男
人吧?」「啊……啊……不……不行了,啊……快……快死掉了……啊……啊……」夏欣顏扭動著嬌軀,瘋狂的搖
著頭,一頭秀發四散飛舞,一對豐滿雪白的椒乳,隨著嚴顥的抽插撞擊,不停地上下晃動著。


嚴顥追問著:「快說,老師跟幾個野男人上過床?」說著將抽插的速度加到最快。


此時的夏欣顏被嚴顥折磨到幾近瘋狂,理性早已被肉體的欲望征服,嬌軀被嚴顥馳騁著,鮮紅的嘴唇傳出婉轉
嬌啼:「沒,除了你沒別的男人了,啊……」嚴顥淫笑著:「老師,是不是只有我能滿足老師淫蕩的身體?」夏欣
顏的嬌軀不停地扭動、顫抖著:「啊……是,只有顥才能滿足我……啊……真的……啊……不行了……啊……我…
…我要去了……啊……啊……啊……」嚴顥毫不放松,反而用盡全力在夏欣顏的嫩穴中抽插著:「嘿嘿,那是老師
自愿讓我干的嘍?」夏欣顏在嚴顥瘋狂的抽插之下,已經到了神智不清,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誰的地步,只能嚴顥說
什麼便回答什麼:「啊……啊……是……是我自己……送……上門來……讓……讓嚴顥……嚴顥干……干我……啊
……啊……又快……又快去了……」夏欣顏在一次又一次的高潮之下,放棄了自身最後的矜持,完全釋放出內心的
情欲,於是,全身又散發著一種妖媚風騷的韻味,刺激著嚴顥的感官神經,終於,忍不住將精華完全地射進了夏欣
顏的嬌軀深處。


夏欣顏隨著至極的高潮又幾乎虛脫的昏暈過去,而嚴顥更因再次見到朝思暮想的人兒,滿足的趴在夏欣顏的嬌
軀上,保持歡愛時的姿勢,沈沈地睡去。


3.威脅


不久之後,當夏欣顏悠悠醒來,少年已經離開了她的嬌軀,手腳上的繩索也已經松開。當她看見一旁的嚴顥時,
便馬上痛哭失聲,并且哭著問道:「嗚……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子對我?嗚……」為什麼曾經那個溫柔的男孩會
變成這樣。


「怎麼了,小寶貝?」嚴顥說著,突然伸出手捉住夏欣顏細嫩的皓腕,將她拉到自己的懷中,坐在自己的大腿
上。此時的嚴顥,和剛才施暴的人完全判若兩人。


「啊……」一聲驚呼,夏欣顏掙扎著,想要脫離嚴顥的懷抱,但在嚴顥強而有力的環抱下,絲毫沒有作用,只
好放棄掙扎,任由嚴顥抱著。


夏欣顏水嫩羞紅的香腮上,早已經布滿了淚痕,水靈柔媚的雙眸里,透露著自己的柔弱與無助。她羞憤地瞪著
嚴顥,譴責的話語中帶著哭腔,委屈無限地問道:「你到底想要怎麼樣?」嚴顥卻是一點也沒體會到夏欣顏的悲傷,
在夏欣顏的驚呼聲中,抱緊光溜溜、滑膩膩的嬌軀,翻倒強壓在沙發上。兩人現在的心情真是天壤之別,一個有如
在云端,一個有如陷泥淖。夏欣顏掙扎了幾下,便無力地放棄了,這一天里所經歷的一切,讓她感到由內到外的感
到無力。但是面對嚴顥的貪婪的欲,夏欣顏只能寄望於自己的柔聲細語,能令嚴顥恢復一些理智。


「嚴顥,你別這樣,放開我,我已經有未婚夫了。」夏欣顏柔弱地苦苦哀求,雖然她不愛這個名義上的未婚夫,
但是從小所受的教育讓她無法接受眼前的事情。


「有未婚夫又怎麼樣?」嚴顥抬起頭,雙手扳過夏欣顏的粉頰,讓兩人的目光交接。


夏欣顏顫抖著聲音說道:「我們這樣做事不對的……」嚴顥雙手緊握著夏欣顏雪白彈翹的酥胸,冷冷地說:「
我不管你以前有幾個男人,跟誰上了床,但是從現在開始,只要我想玩你,你就要隨叫隨到。」夏欣顏作夢也沒想
到,嚴顥居然會變得如此無賴,不由得熱淚盈眶,推開嚴顥的雙手,站起身來大聲罵道:「你這個敗類、人渣!我
絕不會答應你的。你放開我!」嚴顥冷笑道:「是嗎?你先看看這是什麼?」說完後,走到書桌旁,將桌上的電腦
螢幕轉向夏欣顏。


此時電腦螢幕上,一張張極為淫穢的照片映入眼簾,夏欣顏急忙走進一看,那些不堪入目的照片,正是他們剛
才歡愛的場景,而照片里的女主角正是自己,夏欣顏驚怒交集,不及細思,將整部電腦推倒在地上,怒氣沖沖地瞪
著嚴顥。


嚴顥大笑道:「哈!哈!哈!沒用的,我不但存在電腦里,而且還寄到我所有的電腦,連相機的記憶體也被我
藏好了,你想要多少我都能復制給你!要不要給你的未婚夫也送去一份,讓他知道自己的未婚妻是個淫蕩的女人。」
夏欣顏一聽,不由得雙腿一軟,頹然坐倒,艷麗的嬌靨剎那間變得蒼白,毫無血色,口中喃喃自語:「怎麼辦?我
該怎麼辦?」嚴顥將早已準備好的衣服,放在沙發上,開口說道:「這衣服是我專程替你訂做的,你乖乖的穿上它,
我在停車場等你。來不來?隨你便!後果自負。」說完之後,便離開辦公室,留下傷心絕望的夏欣顏一個人低頭飲
泣。


嚴顥開著車,載著身穿絲質長裙的夏欣顏,想到夏欣顏的裙子里,沒穿內衣褲,所以一邊開車,一邊將右手伸
進女人的裙擺里,命令她張開那雙修長嫩滑的美腿,盡情地愛撫著她那香滑多汁的小嫩。


夏欣顏不敢違抗嚴顥,只能含著淚水,將哀羞的臉蛋轉向車窗,雙手緊緊地抓住裙擺,任由嚴顥恣意撫摸、玩
弄。


嚴顥把夏欣顏帶回了自己住的地方,然後遞給她一串鑰匙,開口說道:「從今天開始,你就住在這里,我等會
還有事情要處理,就先暫時放過你,否則非干到你下不了床為止。」粗俗的話語反而更加刺激了她,夏欣顏被他一
路上撫摸、玩弄,嫩穴早已經濕透,本以為嚴顥還會侵犯自己,沒想到竟然沒有,當嚴顥離開之後,她不由得微感
失望……當夏欣顏冷靜下來後,不禁悲從中來,那原本引以為傲的性感嬌軀,曾經讓嚴顥倍加疼惜,如今只是成為
他發泄獸欲的工具,夏欣顏不敢想未來的命運,現在只能夠走一步、算一步了。


4.此情可待成追憶(限)


嚴顥離開後,夏欣顏一個人呆呆的坐在空曠的客廳內,回憶著自己和嚴顥的點點滴滴。


原來,3 年前,24歲的夏欣顏本該是個富家小姐,師范畢業的她,選擇了自己喜歡的職業,準備當一名教師,
可是突如其來的一連串變故讓她措手不及。先是父母以外身亡,然後本該由自己和妹妹繼承的家產,卻被叔叔奪了
去。


而叔叔還以夏家族長的名義讓她和嚴氏企業的大公子聯姻,而那個人就是嚴顥。為了擺脫叔叔的控制,夏欣顏
以家庭教師的名義接近了嚴顥,她這時才知道,自己聯姻的對象竟然是個只有16歲的男孩子。不甘心的便趁機誘惑
男孩,想讓嚴家主動退婚。


可是,誰知道後來的事情超出了她的預期,她沒想到自己會真的愛上這個比自己小8 歲的少年,而這個16歲的
清冷少年,也無法自拔的愛上的這個美麗的家庭教師,恨不得把整個世界都獻給夏欣顏來博得她的歡心,或許那段
日子是她生命中最快樂的時光。後來,嚴顥果然為了她和家里發生爭執,要求退婚。甚至不惜為此和嚴家斷絕關系,
到這個時候,夏欣顏才發現事情的嚴重性。


嚴顥的父親找到了自己,他說,嚴顥是嚴氏集團未來的繼承人,他不允許一個居心叵測的女子進入嚴家。於是,
夏欣顏和嚴父做了筆交易,嚴父幫她奪回本該屬於她和妹妹的東西,而自己就從嚴顥的視線里徹底消失。


後來,自己真如約定的那樣徹底消失在嚴顥的生命中,嚴父也確實幫她趕走了叔叔,而嚴顥聽說被嚴家強制送
出國後,就再也沒有他的消息。沒想到,3 年後,自己會和他再次相遇。


想著想著便迷迷糊糊地睡去,她不知道現在自己對嚴顥究竟是什麼感覺,或許還是愛著的吧,自從離開嚴顥後,
她就再也沒有動過心,即使是現在的未婚夫,也是為了家族利益的結合而已。


就在半夢半醒之間,夏欣顏感覺有人在愛撫著自己的嬌軀,溫柔地親吻著自己的香腮,那種舒服、暢美的感覺,
令夏欣顏如癡如醉,她知道一定是嚴顥回來了,夏欣顏星眸半開,果真是嚴顥回來了,或許是想起了過去的美好,
夏欣顏再閉上那靈動嫵媚的雙眸,并沒有反抗,而是任由嚴顥恣意妄為……嚴顥將舌頭伸進了夏欣顏嫣紅櫻唇里,
嘴唇對著嘴唇,吸吮、舔吻著夏欣顏口中的芳唾香液,夏欣顏不由自主地也伸出自己嬌嫩的香舌,婉轉相就,就當
是一場春夢吧,她這樣安慰自己。這時嚴顥更伸出手,繞到夏欣顏的粉頸後面,解開夏欣顏肚兜上的繩子,將肚兜
褪下,露出雪白細嫩的酥胸,溫柔地愛撫、搓揉著夏欣顏挺拔白皙的椒乳。


「這對乳房實在太完美了!」嚴顥一邊說著,一邊將嘴唇移向粉紅嬌嫩的小乳頭,開始細心地吸吮、舔吻,「
啊……」夏欣顏發出甜美的呻吟。


嚴顥交互著吸吮左右的嬌乳後,將嘴唇慢慢地往下移動,「好美麗的胴體,即使過了3 年,你的身體依舊讓我
著迷。」嚴顥贊美著,并將嘴唇從夏欣顏香滑的大腿舔向膝蓋、小腿,然後將自己的臉埋向夏欣顏香滑多汁的小嫩。


「啊……不要這樣子啊……好害羞……啊……」夏欣顏羞紅了臉,嬌喘著。


「你未婚夫也會舔你這兒嗎?」嚴顥故意問道。


「啊……沒,只有你……啊……」夏欣顏雙手遮住嬌羞的臉蛋,搖著頭回答。


嚴顥卷起舌頭,輕輕啄著夏欣顏鮮嫩誘人的小陰蒂,含糊地問道:「喜歡我這樣子嗎?」「嗯……好喜歡……
啊……好……舒服……啊……」夏欣顏因為嚴顥高明的性技巧,導致全身酥軟難耐,進而肉欲橫生,開始迷亂。


嚴顥一邊將手指插入夏欣顏香滑多汁的小嫩里面,一邊翻過夏欣顏香艷柔滑的嬌軀,開始愛撫著夏欣顏曲線完
美的細嫩背部。


在國外的三年里,嚴顥御女無數,有著豐富的經驗以及技巧,他的舌頭沿著夏欣顏的脊椎骨向下舔吻,從粉頸
一直舔吻到了腰部。「啊……啊……啊……」夏欣顏感到全身上下又麻又癢的同時,有種難以言喻的暢快美感,她
將嬌羞的臉蛋埋在兩個枕頭中央,嬌聲的喘息著。


可是,嚴顥卻突然收起了溫柔,冷眼看著沈浸在愛欲中的女人,羞辱道:「剛才還要死要活的,現在就把你未
婚夫拋到九霄云外去了,真是下賤的女人。」嚴顥的話像一盆冷水讓夏欣顏頓時清醒了過來,那懊悔又自責的神情,
卻再次激怒了他。巨大的兇器直接抵住了尚未準備充分的甬道中。


夏欣顏痛到全身發抖,苦苦哀求著:「痛,嚴顥……出去……我的身體會裂開的……」嚴顥看著這個曾經拋棄
他的女人,不禁咬牙切齒,把心一橫,將自己的巨擘緩緩插了進去,頂端部份隱沒在夏欣顏的嫩穴里。只聽見夏欣
顏大叫一聲:「啊……不……不要,快,快……拔出去,啊……啊……你……你的太……太大,啊……啊……人家
……受不了,啊……」夏欣顏的嫩穴實在太緊了,嚴顥用力往里面插,夏欣顏已經痛得淚水直流,拼命地扭動嬌軀
想要閃躲,但是全身被綁得緊緊的,無處可躲,只有哭著哀求:「不……不要再插了……啊……進不來的……啊…
…饒了我吧……啊……啊……啊……不可能的……啊……求求你……啊……不要勉強插……啊……插進來……啊…
…」嚴顥故作溫柔問道:「老師,不想再繼續就回答我,你是不是我的小母狗?」夏欣顏大口喘息:「啊……不…
…我不是……」話沒說完就聽見夏欣顏一聲驚天動地的慘烈哀嚎:「啊……」隨即兩眼一翻,痛暈了過去。


原來嚴顥一聽到夏欣顏回答「我不是」便腰桿一用力,整支玉莖完全硬插入夏欣顏的嫩穴中。嚴顥看著昏暈過
去的夏欣顏,心中充滿了矛盾。他親了親昏迷中的夏欣顏發燙羞紅的香腮,說道:「為什麼要離開我呢,難道當初
你說的那些話都是謊言嗎?」夏欣顏在昏迷中仍然峨眉深蹙,似乎在昏迷中依舊無法忍耐肉體所承受的痛苦,看在
嚴顥的眼中多了一份凄楚的美,嚴顥忍不住內心高漲的欲念,巨擘慢慢的抽插了起來……「嗯……啊……」陣陣劇
痛傳至腦神經中樞,使得昏迷中的夏欣顏終於悠悠醒來,當她發現嚴顥正在自己的身上馳騁獸欲,難以忍受的劇烈
疼痛,使她哭泣著開口求饒:「啊……不要啊!嚴顥,我……我好痛,求……求求你快拔出來,你會……把我的身
體弄壞的,啊……不行了……啊……真的不行了!」嚴顥笑著說道:「嘿!嘿!嘿!老師,好戲才剛要開始呢!我
記得你以前可是很喜歡我這寶貝的。」說完,便加快抽插的速度。


「啊……我……我快死了,啊……不要啊……不行了,啊……」夏欣顏嬌柔的身軀,禁不住嚴顥加快速度的抽
插,再加上高潮的到來,子宮一陣收縮,忍不住泄了出來。


此時的嚴顥全身充滿獸欲,眼睛布滿血絲,不再理會夏欣顏是否承受不住,用最快最猛的力量抽插著夏欣顏的
嫩穴。


嚴顥興奮的說:「老師,你的小嫩穴實在太棒了,夾得我好舒服。」夏欣顏痛苦的哀求著:「不……不要了,
啊……拜托……啊……夠……夠了吧!啊……啊……求求你……啊……不能……啊……再干我了……啊……」過多
的高潮讓她無法承受,整個身子都抽搐起來。


嚴顥問道:「你是我的小母狗,知道嗎?」


夏欣顏此時又再次達到高潮:「啊……不……啊……不……啊……啊……」嚴顥做著最後的沖刺問道:「小母
狗,知道嗎?快回答!」夏欣顏不停左右搖著頭,烏黑的秀發散亂的飛舞著,腰部不時的挺起,胸前一對雪白的椒
乳因為嚴顥的抽插而不停地上下搖晃著,一幅銷魂蝕骨的畫面不停地滿足嚴顥的視覺享受。


夏欣顏狂亂的回答:「知……知道了,啊……我……我是你……你的小母狗,啊……啊……」痛苦與高潮的交
流,天堂與地獄的反覆經歷,使得夏欣顏最後一層的保護盔甲──『理性‘,終於被嚴顥攻陷了。


「老師,我要射精了。」嚴顥終於感覺到要出精了:「老師,我要射在你的子宮里。」「啊……不……不可以,
會……會懷孕,啊……啊……不要啊!」夏欣顏驚恐的急忙拒絕。


「老師,我就是要讓你懷孕,啊……我要射了!」嚴顥故意說道。


「不……不要啊……嚴顥……求求你,啊……啊……別……別讓我懷孕……啊……快拔出來啊!」夏欣顏嬌喘
哀求著。


嚴顥跟本不理會:「來不及了,老師你認命吧!啊……」一陣精華射到了夏欣顏體內深處。


只聽見夏欣顏一聲哀嚎:「不要啊……」隨即又昏暈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夏欣顏迷迷糊糊中,覺得有濕濕滑滑的東西不斷的在臉上移動,接著下體劇烈的疼痛,迫使她
醒了過來「啊……痛……好痛喔……」夏欣顏像在夢囈般的呻吟著。


「老師,你醒了!」嚴顥笑嘻嘻的問著夏欣顏。


夏欣顏這時才知道是嚴顥用舌頭在舔自己的臉,而且他的那個還在自己的身體里面,尚未離開,哀怨的說道:
「你……你該滿意了吧!嚴顥,可以放開我了吧!我那里真的好痛。」說完後便低聲飲泣著,難以自己,持續的歡
愛已經超出了她的承受范圍,許久不曾有人觸碰過的小穴,由於嚴顥的粗暴早已紅腫不堪。


嚴顥笑道:「老師,才剛剛熱身而已,還早呢!請你慢慢享受吧!哈哈!」說著,巨擘又漸漸恢復精神了。


夏欣顏發覺插在自己身體里的東西又變大了,無力地搖著頭:「啊……不要啊……我……我真的不行了,這簡
直好像地獄的酷刑,啊……我受不了,啊……啊……啊……」嚴顥邊干邊說道:「老師,習慣就好了!」之後,
只聽到夏欣顏不斷的哀嚎、哭叫、呻吟著……嚴顥足足將玉莖插在夏欣顏的嫩穴中超過五個小時,期間共射出了三
次的精液,將夏欣顏的子宮裝的滿滿的,才依依不舍的抽了出來。只聽見夏欣顏一聲慘叫:「啊……」嚴顥立刻將
一枚跳蛋塞進夏欣顏的嫩穴中,不讓精液流出來,并且告訴夏欣顏:「老師,你就慢慢受孕吧!我要你懷有我的孩
子。我看你未婚夫還要你嗎?哈哈哈……」語畢,便躺在夏欣顏的身邊,摟著夏欣顏的嬌軀,呼呼大睡!


夏欣顏心如死灰,絕望的哭泣著……


【完】

上一篇:班花的墮落 下一篇:騷狐貍與大野狼
?

友情提示:請勿長時間觀看成人影視,注意保護視力并預防近視,合理安排時間,享受健康生活。

版權聲明: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于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

免責聲明:本網站將逐步刪除和規避程序自動搜索采集到的不提供分享的版權影視。本站僅供測試和學習交流。請大家支持正版。

山西快乐十分近50期走势图